“你来陪我玩?你有这胆子么?”秦浩泱口气轻视,眼中更显露出不屑之色,彻底没把陈小北放在眼里。闻言,四周上万人看向陈小北的眼光
,全都显露出无比诧异之色,就仿佛
看着一个痴人似的!“这小子疯了吧!二十一二岁的容貌,比浩泱膏粱子弟还小两三岁!修为一定
被浩泱膏粱子弟碾压几十条大巷!”“那还用说?浩泱膏粱子弟然而秦家六房少主!从小就存在顶尖的修炼资源!修为一定
碾压同龄人,更何况,这仍是一个年岁更小的人了!”“不外话说回来!浩泱膏粱子弟企图教训武傲锋!这小子能站出来为傲锋挡刀,也算是个够义气的爷们!”“是啊!难怪他小小年岁就能成为一个门派的宗主,有义气!有胆魄!我也服他!”“别单纯了!义气和胆魄有个屁用?这小子上台去,被浩泱膏粱子弟活活打死!要不了多久,全部
北玄宗都会被浩泱膏粱子弟玩死!”“这倒也是啊……浩泱膏粱子弟不光有气力!愈加有权利!要玩死一个小宗门,比玩死一条狗还简陋!”“以是说!那小子想和浩泱膏粱子弟上生死台,简直便是愚笨头顶的痴人!纯属作死!”四周众人谈论纷繁,都把陈小北当痴人看待。北玄宗众人尽管没说甚么
,但一个个的脸上,都透着浓浓的忧虑。毫无疑问,北玄宗众人都极度信赖陈小北,但北玄宗众人也都非常清楚,秦浩泱归于那种一定
不能获罪的人!就算陈小北有才能取胜,但将来秦家起报复,北玄宗的好日子可就过到头了。但,就在这时,陈小北却淡定如初,道:“我这个人,胆子一向很大!如果浩泱膏粱子弟非要上生死台,我那弟子一定
不是你的对手,只能由我来作陪!”叮——修为:炼神后期,寿数:1138年,体魄:12ooooo,战斗力:12ooooo!幽冥战眼早已看破秦浩泱的气力,武傲锋只要天象境地,战力连秦浩泱的零头都比不外。陈小北如果不出手,武傲锋一定
死路一条。“呵呵,想不到,陈小北仍是个护短的宗主!”秦浩泱眼光
一凝,阴狠道:“但我要提示你,“在生死台上,可不能动用地仙器!没了那把黑刀,你拿甚么
和本大少斗?”陈小北模棱两可,道:“浩泱膏粱子弟究竟想不想上生死台?如果不想,就放我学徒出来,咱们还要回宗门吃宵夜呢,没闲工夫
伺候你!”“臭小子!”秦浩泱闻言,大怒道:“本大少然而秦家六房一脉的少主!能伺候本大少,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份!”“废话可真多!这儿上万人都看着呢!”陈小北不耐烦的说道:“堂堂浩泱膏粱子弟,便是这么个牵丝攀藤的姿色?”“麻木!你说谁牵丝攀藤!”秦浩泱咆哮道:“如今就上生死台!不上的是孙子!”此言一出,控制法阵的百户,马上将笼罩生死台的青色光幕罢黜。武傲锋箭步跑了回来,眉心紧皱,道:“师尊,您能行吗?这事儿是我惹的!如果您不成,我就本身拿命去扛!”“废甚么
话?你师尊我有不成的时分吗?”陈小北耸了耸肩,间接跨步踏上生死台。“小北!把稳啊……”蓝梦辰一阵重大,但还没等她把话说完,陈小北现已冲到了台上。一时之间,万众瞩目,所有人的眼光
,都转移到生死台上。“小子!”秦浩泱冷声说道:“为了避免你赖皮,你必需将空间戒指,交给台下的人!”“没问题!”陈小北耸了耸肩,间接摘下空间戒指,抛给了蓝梦辰。蓝梦辰眉心微皱,鼓起勇气道:“浩泱膏粱子弟!为了公正,你是不是也该摘下储物手环?”“呵,这还用问么?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我秦浩泱一定
会恪守规则,光明磊落的打死那姓陈的!”秦浩泱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将储物手环摘下,抛给一名黑袍人保管。很显然,在秦浩泱眼里,本身的气力一定
碾压陈小北,彻底不需要违背规则!“哗……”两人都以抛开储物法宝,生死台的法阵再次发动,青色的光幕笼罩全部
生死台。“浩泱膏粱子弟,能够开端了……”那百户开口提示。“唰!”话音未落,秦浩泱现已争先冲杀出去,放肆的咆哮道:“臭小子!不那把黑刀,你便是蝼蚁!受死吧!!!”跟着塌实的咆哮声,秦浩泱将一百二十万战力,片面爆出来!“唰!!!”拳锋之上,燃起赤色炎火
!光辉灿烂,炽烈无比,仿佛
一颗飞火流星,足以将大地轰得破碎摧毁!“爆炎陨星拳!那是浩泱少爷压箱底的绝技!好强啊!”“那姓陈的和浩泱膏粱子弟究竟有多大的仇?多大的恨?浩泱膏粱子弟一上来就出绝技,这是奔着夺命去的啊!”“不用说!那小子死定了!浩泱膏粱子弟修炼的是尖端火特点功法,拳锋不光力气极大,并且带着胆怯的高温,一般钢铁都会被他的拳头融化!”“是啊……这一拳上来,那姓陈的估量全部
人都要被烧焦!乃至灰飞烟灭!”四周众人纷繁出尖叫起来,被秦浩泱的守势深深震慑。与此同时,北玄宗众人都感到极端忧虑!尽管北玄宗众人都无比信赖陈小北,然而敌人的气力摆在眼前,不地仙器辅助,陈小北怎么可能扛得住?然而,面对这样的守势,陈小北却不躲不闪,静静的傲立原地,乃至连真元都懒得事情!“臭小子!你是被吓傻了吗?面对我的守势,居然还敢呆!我要你死无全尸!!!”秦浩泱咆哮着,将包含一百二十万战力的重拳,狠狠轰向陈小北的脑袋。简直到了终究
的一下子,陈小北才抬起一只手,并且,仅仅只伸出了一根手指!“你伸一根手指出来是甚么
意思?”秦浩泱眉心微皱,满脸疑问。“招架你这弱鸡。”陈小北云淡风轻道:“一根手指就够了。”(本章完)